老徐SAMA

坤廷/
假期也不玩啦/
我要学习考试鸭/
bye

【乾坤正道】创可贴


甜 一发完
校园烂俗甜饼

@老黑  老师的生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九月,是校园内最热闹的日子,一切都朝气蓬勃。沉寂了两个月之久的教室又热闹起来,少年少女的声音里似乎夹杂着夏天的尾声,声声入耳。


一切都崭新起来。


教室后方,蔡徐坤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,耳机里放着纯音乐,他没有睡意,窗外的几个女生还在议论,他可不想抬头。


“通知,通知,请高一一班的范丞丞同学到接待室来,你的学弟黄明昊在等你。”


隔壁班爆发出一阵笑声,又听见一阵咣咣当当,像是几把椅子倒了,被广播点名的范丞丞冲出教室,边跑边说今天是黄明昊的死期,过道上的人纷纷让路。


欢喜冤家,蔡徐坤这么想。窗外的议论声渐渐远去,蔡徐坤抬起头然后背抵着椅背,眼中一片清明。耳机随着他的动作掉下一只,耳机线很乱,可蔡徐坤懒得整理,随便一抓就丢进了书包。


广播还在通知一些事情,朱正廷拿着一沓资料出了广播室,播音员已经交接给周锐,他现在得去一趟学生会。学生会的会议需要朱正廷来主持,老师十分信任他,他是这届高二学生里最优秀的,无论是成绩,还是别的方面。


学校将社团招新定在开学第二个星期的星期四进行,为了让新生更快融入集体。学生会的人忙得像个陀螺。


“正廷,我们现在还没有空,你能不能先去老师那?”


广播点名让学生会的几名人去搬社团招新时需要使用的用具和桌椅,可他们临时走不开,任务自然而然落在了刚进门的朱正廷身上,朱正廷点头说好。


路上一直有人向朱正廷问好,朱正廷微笑着点头,老师见只有朱正廷一人来,事情繁多压的他很烦躁,差点又要发火。


“老师,你先别气,他们几个真的走不开才叫我来的。”

“唉,你一人搬不了的,很麻烦。”


储物室里还有些搬书的新生,蔡徐坤是被劳动委员抓来的,他跟在劳动委员后面从朱正廷身旁走过,一眼都没有撇向正在交谈的师生俩,他只戴着一只耳机


老师见到蔡徐坤眼睛一亮。


“诶,这位学生,有空吗?帮帮忙?”


这正合蔡徐坤的意,他不想来来回回搬书,他走到朱正廷身旁,隔着几十厘米的距离,耳机已经被他塞进校服口袋里。


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?”

“新生吧?最近要招新,搬些招新用具过去,可就来了一个学长,人不够,今天就麻烦你和学长一起搬了。”

“可以,学长,我们走吧。”


朱正廷讶异于蔡徐坤的爽快,男生身上有种说不上来的清冽气息,跑过来的朱正廷觉得身上的燥热也降低几度。


两人搬着箱子走在去招新的广场,好看的人总是瞩目,就像是夜空里的独一无二的两颗星星。


蔡徐坤虽然不识路,却和朱正廷并肩走着,眼神直视前方,心里却想着为什么他还没有和我说话,难道是内向吗?朱正廷哪里知道该说什么,蔡徐坤表情冷淡眼神也不瞟自己一下,搭话真的需要勇气。


中途偶尔会有人和朱正廷打招呼,朱正廷微笑着,银框眼镜因为有阳光照耀而一闪一闪,眼睛里也闪着光芒。蔡徐坤瞧着他温和礼貌的模样,又收回目光,手又抬了抬纸箱缓解压力,也不知划到了哪里,手指上传来微微的刺痛感。


蔡徐坤没有出声,只是皱皱眉。


“好了,就放在这里吧,谢谢你啦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
看似酷酷的蔡徐坤转身就要走掉,朱正廷看见他手指上一道鲜红的划口,想起背包里的创可贴,急忙叫住他,蔡徐坤扭头给了朱正廷一个询问的眼神。


男孩虽然脸庞还有些青涩,眼里是深邃的宇宙,一眼万年不说假,那道眼神就像是一道心动射线投来。


朱正廷觉得自己被秒到了。


“你的手划到了,给你个创可贴。”

“谢谢学长。我想问一下刚刚广播的人是你吗?”

“啊是我,不过我这个学期就退任了。”

“噢,学长再见。”

“拜拜。”


朱正廷望着他的背影,又拍拍自己的脸,刚刚怎么心跳那么快,他把背包拉上拉链,快步离开了招新的广场。离去的蔡徐坤只觉得可惜,还以为可以少戴点耳机了,因为朱正廷的声音很好听。


重点是,他很可爱。
另一边的朱正廷走在路上就打了个喷嚏。


听说校门外那家奶茶店很火,朱正廷在舍友的再三安利下准备去一次,喝奶茶好像是会胖,可是好喝。


奶茶店人也不是很多,应该是还没有到点,朱正廷前面也只有四五个人,他排着队无聊,一直低头玩着手机,身后站人了他也没有察觉。


奶茶店里装修十分欧式,墙上的音响是一只小猫,它正播着Never Shout Never的《Trouble》,朱正廷察觉到身后有人,下意识回头瞧。


“I'm in trouble,I'm an addict. ”


麻烦了,朱正廷觉得自己彻底沦陷,蔡徐坤就在自己身后站着,他的头发半干,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,校服被他穿出别样的感觉。原来男生刚洗完澡没有多久的样子会这样好看。


“学长,你也喜欢喝奶茶?”

“是啊是啊。”


店里的音乐已经换了另一首,朱正廷和蔡徐坤坐在一起,有事没事喝口奶茶,又随便聊几句,邻桌的女生和同伴议论着:

“那两个小哥哥好可爱啊!”

“有点像第一次出来约会…”

“嘘!小声点!”



朱正廷失语,我已经听见了。


蔡徐坤的手在桌子上敲着,手上的创可贴还在,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三天,伤口怎地还没愈合,朱正廷疑惑。


“上次伤口还没有好吗?还贴着创可贴啊?”

“还有点没有愈合好,怕感染。”

“噢,看见你这个创可贴我还以为你没有换呢,哈哈。”

“我有一样的。”


其实这个创可贴很难找,上面有蓝色的波浪花纹,蔡徐坤当时贴着创可贴一个个药店找,伸着手指去问,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有的,他一口气买了五盒。


“因为喜欢的人给自己的创可贴是那样的,所以特地去找了一样的来贴吗?”

“啊啊啊啊啊,好会啊!”


邻桌的两个女生狂拍对方大腿,朱正廷离得比较近,听得一清二楚,对面的蔡徐坤
喝了一口四季春没说话,还好他有戴着耳机,朱正廷莫名的心虚。


其实耳机里什么都没有。


蔡徐坤听见自己的心跳,他不是不想说话,是怕自己会太操之过急,一出口就是“三日不见,你什么时候做我男朋友啊?”这样岂不是太轻浮?


墙上挂着的时钟指针慢悠悠的移动着,两人间的气氛似乎越来越微妙,朱正廷抢先打破了平静。


“不如我们回学校?晚修时间好像也快了。”

“好,那我们走吧。”


蔡徐坤耳朵里始终塞着耳机,朱正廷没忍住,问他:

“你怎么老是戴着耳机啊?”

“喜欢听歌,下课了班里说话声音很吵。”

“耳机戴多了也不好,听说耳朵会痛的。”

“没事,我习惯了。”

“那平时别人和你说话怎么办?”

“继续听,边听边和他说话。”

“那你现在在听什么?最近有点歌荒了。”

“我,什么也没有听。”

“嗯?”

“因为学长你的声音很好听,不需要戴耳机。”


朱正廷脸颊的温度逐渐升高,蔡徐坤低头不语,他没有别的意思,真的是说实话。一些初中部的人跑过他们身边,朱正廷没注意到,差点被撞到,蔡徐坤看着那些人跑走的背影,眯了眯眼睛。


隔天就有人传八卦,据说初中部最顽皮的那几个被人整治一顿,现在走路都像走军姿,朱正廷笑得拍桌子,说怎么可能啊,在学校里走军姿得多好笑。


下午朱正廷上体育课的时候忘记帮老师拿哨子,还放在更衣室,他风风火火的跑回去更衣室,以为没人,一下子打开了门,却发现有个人在背对自己穿衣服。


朱正廷立马背过身去,两只手捂脸。


“啊同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!”

“…学长?你道什么歉,这里是男更衣室啊。”


这下丢脸丢大发了,换衣服的人是蔡徐坤,朱正廷不好意思的笑了,他眼神到处瞟,发现蔡徐坤手臂上有道伤痕,似乎是刚伤到没多久,一用力就像要流血的样子。


“你的手又怎么了?”

“我不小心蹭到的,没有创可贴用了。”

“我好像有,我去给你拿,在柜子里。”


蔡徐坤跟着朱正廷来到他柜子前面,朱正廷翻翻找找,终于找到了创可贴,他怕蔡徐坤伤口裂开,直接撕开给蔡徐坤贴起来。更衣室柜子和柜子之间距离不大,蔡徐坤和朱正廷的距离只有五厘米,他的手臂被朱正廷抓着。


“学长。”

“嗯?”

“其实我有创可贴。”

“啊?”

“我骗你的,学长。”

——啾。

朱正廷的脸像个红苹果,熟透了的红苹果,刚刚嘴上软软的触感让他瞬间呆住,蔡徐坤哪还有什么冷漠气息,眼里都是戏谑的意味。朱正廷的手还抓着蔡徐坤的手臂,蔡徐坤反过来抓住朱正廷的手,把他抵在柜子前。


“多日不见,如隔三秋,今日一见,需要三啾。”



创可贴:我是创可贴,我在现场,可我不应该在这里,我应该在车底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因为记错时间叻,今天是大黑老师生日,所以就迟了一点点发。

三啾=简单的亲亲+咬嘴唇的亲亲+法式热吻

_(:3」∠❀)_


 

评论(34)

热度(1195)